颖川画廊【生之慾】简诗如、陈文立、潘冠婷联展

简诗如,如梦幽境

颖川画廊:【生之慾】简诗如、陈文立、潘冠婷联展

简诗如,蔓生

颖川画廊:【生之慾】简诗如、陈文立、潘冠婷联展

陈文立,瓶中花

颖川画廊:【生之慾】简诗如、陈文立、潘冠婷联展

陈文立,乾燥花

颖川画廊:【生之慾】简诗如、陈文立、潘冠婷联展

潘冠婷,如果我可以泡澡

颖川画廊:【生之慾】简诗如、陈文立、潘冠婷联展

潘冠婷,修羞的

颖川画廊:【生之慾】简诗如、陈文立、潘冠婷联展
    展期

    日期:2016-08-06 ~ 2016-09-07

    地点

    颖川画廊In River Gallery:台北市中正区仁爱路一段45号2楼

      人生而有慾,慾望是生命的原始能量,是人改造世界、实现自我的根本动力,然而,慾望能创造一切,也能破坏一切;能给予人喜悦,也能坠人于痛苦。生之慾,是人类永恆的命题,而艺术家,则是人类的触角,他(她)们以敏锐的意识探知社会文化所隐藏的意义和矛盾,也在自我的生存与奋斗中不断探询生命的慾望,与它相逢、搏斗,或困顿、或超越。

      简诗如,陈文立,潘冠婷,这三位青年艺术创作者,从各自的视角切入,表达对生命慾望的感悟。美的慾望、不受拘束的慾望、掌控自然的慾望...在文明的表象之下,慾望的潜流无处不在,当它们行经女性艺术家细腻丰饶的心灵流域时,会幻化出怎样的画面!

      <生、死,心之流变-简诗如>

      「心就像不断流动的水一样,每一刻都是充满变化性的。」简诗如如是说。

      在简诗如的心灵世界里,万物流变,慾望从不停留。我们不能让感觉停止,正如我们不能让时间停止。蔓延缠绕的花卉、植物,如内心的慾望彼此勾连,它们有时璀璨如火,有时冷豔似雪,有时奔涌如浪,有时幽深若梦。简诗如觉得植物跟人十分贴近,植物能随空间而蔓延生长,并不执着于固定的造型,人的心理一样很不规则,我们总是随着对象环境而调整自我内心的样貌。

      内心既然不拘一格,画面自然风采多样。植物的元素在她的画面上延伸变化,随当下的心境而演变。有时变化出山峦云雾,大气氤氲、景深幽远,展现一片如诗般的意象风景;有时精细严谨、色彩分明,却又流动迴旋、浪花迭起,呈现奇异的装饰风格。有时细腻写实,似真亦幻,致力于营造梦境般的心理氛围;有时随心所欲,以纯粹的花的元素,探向空间时间的自由无限。思绪与画笔并进,简诗如表示这一切就如同于植物生长那般不受拘束。她喜欢从既有疆界出走叛逃,历经漫长的悬浮状态,相信终能找到更好的安身之处。悲欢如戏,生死如梦,出走的慾望与安定的慾望彼此交错推进,演绎出她流动不羁、幽深如梦的创作风格。

      <控制慾,人造风景-陈文立>

      人与自然的关係从来不曾断离,人来自自然,而又超脱于自然。即便生活于都市,抬头只见水泥丛林,但人的内心总会在某些时候渴望亲近自然、回归自然。随着人类文明的进程,原始的自然生态已不复可得,但人类对自然母亲的眷恋依旧,总是藉各种可能的条件重造自然、再现自然。陈文立,便是在这样的思路下展开她的创作。

      一个园林,寄託的是人对自然的主观想像;一瓶花,传达的是人对自然的片段撷取。我们蒐集自然以建构自己的小宇宙,我们修剪自然来满足自己对美的想像。自然,乃是人慾望投射的载体;在一片片人造风景里,我们寄託的是我们自身的想望。陈文立让精灵般的小小娃们在花叶间嬉闹、让棕色皮肤的小小孩们在枯山水中幻化成石头,她用生动童趣的画面告诉我们,自然充满了「人味」。

      <胖女人,小日记-潘冠婷>

      潘冠婷作品中的胖女人让人印象深刻,夸张、幽默、反讽,同时又连结着生活中的诸多小趣味、小故事。美,向来是许多女生所追求,变美的慾望人皆有之,然而美的标準究竟由谁界定?唐朝以雍容丰满为美,宋朝以清秀窈窕为美,在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,完美无瑕疵的脸蛋受人追捧、纤瘦无赘肉的身材更是备受青睐,在媒体、广告的大量渲染之下,美与丑有了看似理所当然的判别。

      正是因为看到这些现象,潘冠婷灵机一动,以裸体的胖女人入画来挑战大众的审美观,她要改变美感定义,同时也凸显身体的趣味。胖女人的脸呢?不见了!因为你们只看到人家胖,就直接跳过她们的脸了。脸代表的是个体的自信,除了要批判社会美感的虚无造作,潘冠婷也在寻求将不同的美带入文化中,以重建个体自信。于是她又不断在寻找脸,她的类仕女系列作品就是这种尝试,以带古味的仕女风格,重现一种过往的美丽。「肉」与「缩放」的手法,仍是她一贯的潘式幽默。

      <生之慾-东方媒材的当代实践>

      中国道家创始人老子说:吾所以有大患者,为吾有身。意指,我们的烦恼皆因我们身体的欲求而有。

      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:人生就是一团慾望,慾望得不到满足则痛苦,得到满足便无聊,人生就像钟摆一样在痛苦与无聊之间摇摆。

      印度哲人克里希那穆提说:慾望是能量,如果你熄灭了慾望之火,你便失去了发现真理所必需的敏感和热情。

      生之慾,是人生的一个大命题。任何一种人生都会与之相遇。它具备强烈的两面性,就像印度的湿婆神一手执鼓、一手执火焰,同时掌握了创造与毁灭两种元素,祂婆娑起舞,用永恆的运动让宇宙不朽。三位青年艺术家体悟到慾望的无常、荒谬、束缚,可贵的是,在她们对慾望的表达中,皆导向正面的人生意义。同时,以纯粹东方的媒材来表达如此关切人生的命题,可说是东方当代美学的一种积极实践。